第六百七十三章 坟前发牢骚_霜雪照曦言
四方小说网 > 霜雪照曦言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坟前发牢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七十三章 坟前发牢骚

  邵曦带着老吴和乌球儿就这么在乌海城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三个多月。

  在这三个多月里,邵曦几人显得无所事事,每日除了在驿馆中吃吃喝喝就是跑到集市上去闲逛。

  如今的邵曦和老吴算是彻底地放飞了自我,每日大包小箱地买回来一大堆莫名其妙,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快将驿馆的房间给堆满了。

  每次驿馆的伙计前来收拾房间时,都会被那些堆得满满当当的东西所震惊,甚至严重怀疑邵曦他们是打算在这驿馆中直接开个商铺就地营业。

  这种把驿馆当仓库用的行为,很快便引起了麦吉德的注意。

  王宫那边时不时就会派人前来探望邵曦几人,名为探望,实际上就是想来看看这几个家伙这段时间在折腾什么?

  可每一次被派来的人所看到的情景都是一样的,不是邵曦坐的那一堆稀奇古怪的玩意中在挨样地把玩着,就是跟老吴一块儿喝的醉生梦死。

  每次喝醉了还大赞西域的葡萄酒是这世间难得的琼浆玉液。

  而他们身边的那个大胖子,每次见到都是嘴不着闲地吃着东西,几人看上去完全是一副摆烂的状态。

  不过在此期间,他们也会偶尔地离开乌海城消失几天。

  一开始的时候,麦吉德还会派人偷偷跟踪几人,后来发现他们也只是在乌海城周边各地四处游玩,似乎真的是在观赏大漠各处风光。

  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渐渐地麦吉德也懒得再去管他们了。

  因为麦吉德看得出,仅凭他们几个人如今是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来的,他们一定是在等某些人的到来。

  邵曦不是说要筹划组建商队,在中原和西域之间做些倒卖贵重货品的生意吗?

  现在看他们无所事事的样子,想必是在前往楼兰国之前,邵曦就已经有了这个打算,并且早就着手开始准备了。

  当初与他们一同前来乌海国的那个商队的掌柜看上去对邵曦言听计从,与他身边的那个护卫是一同返回中原应该就是在帮他在张罗此事。

  至于是不是真的在筹建商队,麦吉德是抱着怀疑态度的。

  毕竟说什么在西域游历或是组建商队经商,其实都不过是一些借口罢了。

  邵曦正在等待的所谓商队,必然与此前他们带回来的那十一驼箱子有关,所以麦吉德还是很有耐心的。

  他在观察着邵曦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在等待邵曦手下之人再一次前来乌海国,他想看看接下来邵曦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这段时间麦吉德下令乌海那边探找宝藏的事情暂时停下来,而将更多的精力放在邵曦的身上。

  不过在邵曦口中所说的中原商队没有来到乌海国以前,麦吉德并不想将邵曦盯得太紧,以免因此而引起邵曦的警觉。

  所以在邵曦出城几次之后,麦吉德也发现邵曦其实就是有意在四处闲逛,似乎是在观察是否有人在跟踪和监视自己。

  麦吉德决定撤掉跟踪之人,反正现在仅凭他们三个人也做不了什么。

  如今的双方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也都知道对方在做着什么打算,这期间无论双方做什么其实都是没有意义的。

  邵曦知道麦吉德在盯着自己,麦吉德也知道邵曦知道自己在盯着他,这个时候双方比的是耐心。

  不仅仅是邵曦在计算着孙立昌和付彪返回乌海城的行程,其实麦吉德也在等待着他们那所谓商队的到来。

  麦吉德知道邵曦一定会做什么,要做这件事就需要人手,而这些人手又绝对不能从当地雇佣。

  所以在几个月之后,乌海国内必定会有大批的中原商队涌入,麦吉德也会对中原前来乌海国的商队特别的关注。

  他在等待邵曦的行动,只有邵曦开始行动了,他才能准确判断此前邵曦究竟是在乌海发现了什么,又或者是邵曦给自己故布迷阵,另有所图。

  既然凭借着此前的消息自己查不出什么来,那就盯紧邵曦本人好了。

  邵曦不是不知道麦吉德在想什么,在等待付彪和孙立昌带着中原的人手前来乌海国这段期间,邵曦也的确是做不了什么。

  他选择将自己完全放松下来,他知道现在的麦吉德比自己要紧张,所以他选择四处闲逛来扰乱麦吉德的视线。

  不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麦吉德对自己的监视也放松了下来,看来这个老国王做起事也是张弛有度,知道事情的重点在哪里。

  既如此,在等待付彪和孙立昌等人的这段日子里,也算是进入了一段平静期。

  这一日,邵曦在城中雇来了两辆马车,又买了几十罐上好的美酒装在马车上,带着老吴和乌球儿一起前往乌海国与白夜国的边境。

  去的地方正是孙破云的安葬之处。

  自从阿里娅回到乌海国后,麦吉德便下令雇用工匠前往此地为孙破云修建一处规模不小的墓地。

  因为孙破云是中原人,所以阿里娅要求这墓地建造的规模和风格要按照中原的习俗和标准。

  所以当邵曦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座高大的石坟,石坟的周围修建了石制的围栏和一些雕像,乍一看上去倒的确挺像那么回事。

  但仔细看去,终究还是免不了会有很多西域风格的东西存在。

  就比如那些雕像都是一些骆驼、牛羊的造型,这也寓意着西域人希望逝者在故去之后,到了另一个世界依然能够过得富足。

  邵曦当初刻字的那块大石头也保留了下来,刚好做了那座石坟的背景墙。

  整个墓地看上去虽谈不上如何的雄伟壮观,但也的确是非凡大气,由此过路之人都会知道这里安葬的是一位身份尊贵之人。

  可谁又能想到,这墓中之人在生前这只是一个依靠赏金为生的流浪刀客?

  生前四处流浪,名声不显,死后却能为人所铭记,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孙破云真正想要的?

  邵曦让马车的车夫将车上的那几十罐美酒都卸下来,摆在了孙破云的石坟周围。

  他自己则是抱着一罐美酒来到孙破云的墓碑前,将那罐美酒摆在孙破云的碑前。

  邵曦拱手对着墓碑深深施了一礼,老吴和乌球儿也在邵曦的身后跟着躬身行礼。

  在中原人和南赵人的眼里向来是死者为大,无论年纪、身份,只要是入土之人便理应受此大礼。

  邵曦起身后,看着墓碑上孙破云的名字和石坟后面那块石头上自己当初刻下的那首诗,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孙兄,我说过我会替你将那份酬劳讨要回来,换成美酒送来给你,今日我便是来兑现承诺。

  “我知道阿里娅公主一定也曾经来过,所以此次并未与她同来,孙兄与公主之间是男女之情,而我与孙兄之间是兄弟之情,所以我们不想彼此打扰。

  “孙兄当初的舍命相救之恩,兄弟我将永世铭记于心,今后的江湖之路已不能与孙兄同行,但如今孙兄安息于此应该也算是得偿生前所愿了吧?

  “我记得当初在玉龙关你我二人曾经谈起活着的意义,能够将身边的人保护好,照顾好,死后能为人所铭记,这便是活着的意义。

  “孙兄你用自己的性命换回了更多人的性命,你保护了身边的人,也让这些人记住了你,所以就算如今你埋身此地,其实你也依然活在我们这些人的心里。

  “你的生命也许短暂,但却比很多人活得更有意义,也许你的心中并没有什么家国大义,但你生前所行皆是仗义之事,你活得随心随性,坦荡不羁,不知要强过多少人?”

  说到这里,邵曦再次对着孙破云的墓碑躬身行礼。

  老吴将手中的酒罐打开,递到邵曦的手中。

  邵曦将罐中之酒洒在墓碑前的沙地上,那酒水迅速渗入黄沙之中,邵曦看着眼中,脸上露出了悲伤的笑容。

  “孙兄的酒量还是那么好,今日便让兄弟在这里陪孙兄再痛饮一番吧!”

  说完,邵曦抱着酒罐将罐中剩下的酒一口气喝了个干干净净。

  老吴摘下腰上的酒壶,也将其中一半的酒水洒在沙地上,举着酒壶向着墓碑示意了一下,也将壶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孙小子,虽然你一直像个闷葫芦一样不爱说话,但是老头子我一直都觉得你还不错。

  “心怀仁义,重信守诺,如今江湖中像你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

  “老头我的这条老命也是你救回来的,所以今日的这壶酒我理当敬你。”

  原本挺肃穆悲伤的气氛却被乌球儿给打破了。

  只见他从自己随身的布包中居然掏出了一只油乎乎的烤羊腿,就那么直接摆在了孙破云的墓碑前。

  嘴里还嘟嘟囔囔地说道:“乌球儿不会喝酒,乌球儿最喜欢吃的就是烤羊腿,这只羊腿本来是乌球儿留着晚上解馋的,就给孙大哥吃吧!”

  邵曦和老吴听了乌球儿这句话,差点没乐出来,不过碍于此时是在孙破云的坟前,好歹算是忍住了。

  老吴抬手勉强地拍了拍乌球儿的肩膀,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还称赞道:“难得乌球儿懂事了,能把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拿出来留给你孙大哥,也算是有心了。”

  乌球儿的这种表达方式虽然看上去略显幼稚,但由此也能看得出他心中对孙破云的感激之情。

  要知道,当初孙破云拼了自己的性命拖住对方,救下来的四个人当中就有乌球儿一个。

  乌球儿虽然看上去憨憨的,显得心智有些不成熟,但他并不是什么都不明白,他知道别人曾经为他付出过什么。

  他也知道,孙破云舍命相救便是自己的恩人。

  他虽然不知道该如何用语言表达自己内心的这份感激,但是他懂得要用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来作为报答。

  邵曦也抬手拍了拍乌球儿,说道:“好徒弟!你的这只羊腿孙大哥一定会吃到的。

  “他也一定会很开心乌球儿还惦记着他,等回到城里师父再给你买上十只烤羊腿,让你好好地解解馋。”

  乌球儿一听邵曦这话,顿时两眼放光,习惯性地抬手摸着自己的大光头,“嘿嘿”地傻笑了一声。

  邵曦转身对着孙破云的墓碑说道:“说起来,孙兄如今也和兄弟一样有了自己的徒弟,虽然这徒弟并非孙兄生前所收,但陆云翔那孩子已经继承了孙兄的兵器和刀谱。

  “那孩子聪明伶俐,性情坚韧,将来必会有所成就,孙兄也算是有了个衣钵传人,想必孙兄泉下有知定然也会感到欣喜吧?

  “那孩子如今已被乌海国皇室所收养,由阿里娅公主照顾,待他长大成人之后相信也会如孙兄一般心怀侠义,仗义江湖,孙兄得此传人也能含笑于九泉了。”

  此时,老吴却不合时宜地来了那么一句“希望你这个徒弟将来收个徒孙,可别像我这个徒弟一样收了个吃货。”

  邵曦和乌球儿不约而同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老吴。

  老吴一副完全不在乎的神情继续说道:“吃货养不起不说,半夜睡觉时还打嗝、放屁、打呼噜,实在是能将人折腾个半死。”

  邵曦听着老吴这会儿的牢骚,气得牙根儿都痒痒。

  心说你个老东西,难道就不懂得什么时间场合说什么样的话吗?

  我们这会儿上坟呢!

  你在人家孙破云的坟前嘟嘟囔囔说些有的没的,这是年纪大了,智商退化了吗?

  “你个老王八蛋!是刚才那半壶酒把你给喝糊涂了吗?你在孙兄的坟前说些什么胡话?”

  老吴一听不乐意了,把脖子一梗,犟嘴道:“什么叫胡话?这孙小子收了个好徒弟,我只是希望将来他的徒弟能再收个好徒孙,这有什么不对?”

  邵曦顿时就来火了。

  “我擦!你这是骂谁呢?难道我这个徒弟不够好吗?难道你这个徒孙还不够好吗?每天好吃好喝,好酒好菜,你居然还跑到孙兄的坟前来发牢骚?”

  说着,邵曦抽出腰间的流云剑便奔着老吴冲了过去。

  老吴见势不妙,转头就跑。

  “好个屁!谁家的徒弟会追着师父打?谁家的徒孙跟师祖抢东西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ifang9.cc。四方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ifang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